• 【作者】:司马迁
  • 【朝代】:西汉


鸿门宴



楚左尹(1)项伯者,项羽季父(2)也,素(3)(4)留侯张良(5)。张良是时从沛公,项伯乃夜驰之(6)沛公军,私(7)见张良,具(8)告以事,欲呼张良与俱去,曰:“毋从(9)俱死也。”张良曰:“臣为韩王送沛公(10),沛公今事有急,亡(11)去不义,不可不语(12)。”良乃入,具告沛公。沛公大惊,曰:“为之奈何(13)?”张良曰:“谁为大王为此计(14)者?”曰:“鲰生(15)说我曰:‘距(16)关,毋内(17)诸侯(18),秦地可尽王(19)也。’故听之。”良曰:“料大王士卒足以当(20)项王乎?”沛公默然,曰:“固(21)不如也。且(22)为之奈何?”张良曰:“请(23)往谓项伯,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沛公曰:“君安与项伯有故(24)?”张良曰:“秦时与臣游(25),项伯杀人,臣活之(26);今事有急,故幸来告良。”沛公曰:“孰与君少长(27)?”良曰:“长于(28)臣。”沛公曰:“君为我呼入,吾得兄(29)事之。”张良出,要(30)项伯。项伯即入见沛公。沛公奉卮(31)酒为寿(32),约为婚姻(33),曰:“吾入关,秋毫(34)不敢有所近(35),籍(36)吏民,封府(37)(38),而(39)待将军。所以遣将守关者,备他(40)盗之出入(41)与非常(42)也。日夜望将军至,岂敢反乎! 愿(43)伯具言臣(44)之不敢倍德(45)也。”项伯许诺,谓沛公曰:“旦日不可不蚤(46)自来谢(47)项王。”沛公曰:“诺。”于是项伯复夜去,至军中,具以沛公言报项王,因言曰:“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不如因(48)善遇(49)之。”项王许诺。

沛公旦日从(50)百余骑(51)来见项王,至鸿门,谢曰:“臣与将军戮力(52)而攻秦,将军战河(53)北,臣战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得复见将军于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郤(54)。”项王曰:“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项王、项伯东向(55)坐;亚父(56)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范增数(57)(58)项王,举所佩玉玦(59)以示之者三,项王默然不应。范增起,出,召项庄(60),谓曰:“君王为人不忍(61)。若(62)入前(63)为寿,寿毕,请以剑舞,因击沛公于坐(64),杀之。(65)不者,若属(66)皆且为所虏!”庄则入为寿。寿毕,曰:“君王与沛公饮,军中无以(67)为乐(68),请以剑舞。”项王曰:“诺。”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69)沛公,庄不得击。

知识来源:彭格人 主编.中学生古文知识辞典.

  • 注释
  • 译文
  • 鉴赏

(1)左尹:官名。

(2)季父:叔父。

(3)素:平时,一向。

(4)善:形容词用如动词,友善、交好。

(5)张良:字子房,刘邦的主要谋士。刘邦得天下后,封为“留侯”。留,地名,在今江苏省沛县东南。

(6)之:往,到。

(7)私:暗地里。

(8)具:同“俱”,全,都。

(9)从:跟着。“从”后省宾语“之(代刘邦) ”。

(10)臣为韩王送沛公:张良曾劝项梁立韩公子为韩王。后来张良任韩王的司徒(相当于国相)。刘邦从洛阳南行,张良率兵随从。刘邦让韩王成留守,自己与张良一起西入武关。这里张良托辞说“为韩王送沛公”,是向项伯表示自己要对沛公的安危向韩王负责。

(11)亡;逃走。

(12)语(yù):告诉。

(13)为之奈何:对此怎么办。为,介词,对,对于。之,这。奈何,如何,怎么办。

(14)此计:指下文“距关,毋内诸侯”的计策。

(15)鲰(zōu)生:骂人的话,意为浅陋无知的小子。鲰,原义为小杂鱼,引申为短小、浅陋。

(16)距:通“拒”,把守。

(17)内(nà):通“纳”,接纳。

(18)诸侯:指其他率兵攻秦者的军队。

(19)王(wàng):统治。

(20)当:抵挡。

(21)固:确实,的确。

(22)且:可是。

(23)请:请让我。

(24)有故:有旧,有老交情。

(25)游:交往。

(26)活之:使他活下来,即救活了他。活,使……活。

(27)孰与君少长:就是“与君孰长”。即“项伯与你比谁大”。孰,谁,哪个。少长,复词偏义,义在“长”,“少”是衬字。

(28)于:比。

(29)兄:名词作状语,像对待兄长那样。

(30)要:同“邀”,邀请。

(31)卮(zhī):酒器。圆形无足,肚大口圆。

(32)为寿:献酒并进颂词。

(33)婚姻:亲家。女方父亲叫婚,男方父亲叫姻。

(34)秋毫:鸟兽在秋天初生的细毛,比喻细微。

(35)近:接触、沾染。

(36)籍:名词用如动词,登记造册。

(37)府:国家收藏文书或财物的地方。

(38)库:收藏兵器的地方。

(39)而:以,为了。

(40)他:别的。

(41)出入:复词偏义,义在“入”。

(42)非常:指意外的变故。

(43)愿:希望。

(44)臣:这里是自称的谦词。

(45)倍德:忘恩负义。倍,同“背”,背弃。德,恩德。

(46)蚤:同“早”。

(47)谢:谢罪,道歉。

(48)因:趁。

(49)遇:款待。

(50)从:使动词,使……跟随,带领。

(51)骑(jì):名词,一人一马。

(52)戮(lù)力:合力。

(53)河:黄河。

(54)郤(xì):同“隙”,隔阂、嫌怨。

(55)东向:面向东(东向为主座)。向,面向。

(56)亚父:项羽对范增的尊称,意思是尊敬他仅次于对待父亲。亚,次。

(57)数(shuò):多次。

(58)目:名词用如动词,以目示意。

(59)玉玦(jué):古人佩戴的玉器,半环形而有缺口。玦与“决”同音,古人常用以表示决心或断绝,范增用玦暗示项羽要下决心杀刘邦。

(60)项庄:项羽的堂弟。

(61)忍:狠。

(62)若:你。

(63)前:名词用如动词,上前。

(64)坐:同“座”,坐席。

(65)不(fǒu)者:否则,不然的话。不,同“否”。

(66)若属:你们这些人。

(67)无以:没有什么。

(68)为乐:作乐,取乐。

(69)翼蔽:掩护。“翼”、“蔽”是同义词,都是掩蔽、护卫的意思。

楚国的左尹项伯是项羽的叔父,向来和留侯张良要好。张良这时正跟随着刘邦,项伯于是连夜骑马到刘邦的军营里暗中会见张良,将项羽要进攻的事,全都告诉了张良,想叫张良跟他一同离开,说:“不要跟着(刘邦)同归于尽。”张良道:“我替韩王送刘邦,刘邦现在形势又危急,(我如私自)逃走是不仗义的,不能不告诉他一声。”张良于是进去,(把实情)详细告诉了刘邦。刘邦大吃一惊,问:“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呢?”张良说:“谁替您出的这个(闭关的)主意?”(刘邦)说:“(有个)无知小人劝我说:‘把守住函谷关,不要让诸侯的部队进来,秦国的地方就可全归你统治了。’所以(我)听信了他的话。”张良说:“估计你的兵力足够抵挡项王吗?”刘邦沉默了一会儿,说:“确实不如(项王)啊。可是对这事怎么办呢?”张良说;“请允许我去告诉项伯,说明您是不敢背叛项王的。”刘邦问道:“您怎么和项伯有旧交呢?”张良答道:“秦朝的时候(他)同我交往过,(有一次)项伯杀了人,我救了他的命;现在情况危急,所以幸喜有他来告诉我。”刘邦又问道:“(他)与您比谁的年龄大?”张良道:“(他)比我大。”刘邦说:“您替我请他进来,我要像对待兄长那样接待他。”张良出去邀请项伯。项伯就进去见刘邦。刘邦献上一杯酒为他祝福,(并和他)相约结为儿女亲家,说:“我进入关中后,一丁点财物都不敢沾边,登记好官吏名册和百姓的户籍,封存好府库的文书、财物和武器,为的是等待项将军来。(我)之所以派遣将士把守函谷关,是为了防备别的盗贼进来和意外事件。(我)日夜盼望项将军到来,怎么敢反叛呢?希望您(向项王)详细说明我是不敢忘恩负义的。”项伯答应了,对刘邦说道:“明天(您)不可不早些亲自来向项王谢罪。”刘邦说:“好。”于是项伯又连夜赶了回去,到了军营中,详细地把刘邦的话报告给项羽,趁机劝告说:“(如果)刘邦不先攻下关中,您怎敢轻易进关呢?现在人家有大功,(您)却要去攻打他,这是不符合道义的。不如趁他来的机会好好款待他。”项王同意了。

刘邦第二天带着一百多人马来会见项王,到了鸿门,赔罪说;“我和将军同心协力攻打秦国,将军在黄河以北作战,我在黄河以南作战,但我自己也没料到能先进关推翻秦朝,能在这儿再见到将军。现在有小人的无稽流言,使将军和我产生了隔阂……”项王说:“这是您的左司马曹无伤说的。不然,我怎么会气到这种程度呢?”项王当天便留刘邦和他一同饮酒。项王、项伯面向东坐;亚父面向南坐,——亚父就是范增;刘邦面向北坐,张良面向西陪侍。范增多次向项王使眼色,三次举起所戴的玉块来暗示项王,项王默默地不搭理。范增起身,出去叫来项庄,对他说:“项王这人心不狠。你进去上前敬酒祝福,敬酒后请求用舞剑助兴,乘机在席上袭击刘邦,杀了他,否则,你们这些人都将成为他的俘虏!” 项庄就进去敬酒。敬完酒,说:“大王和沛公饮酒,军营中没有什么可以取乐的,请允许我用舞剑助兴吧。”项王说:“好呀。”项庄便拔剑舞了起来。项伯(一见,)也拔出剑舞了起来,并常常用身体左右掩护刘邦,项庄无法行刺。

情节的曲折与完整是本文写作的一大特色。全文以“鸿门宴”为中心,按时间顺序来展开故事情节,既条理井然,又曲折多致,此起彼伏,扣人心弦。文章先写项羽听人说刘邦“欲王关中”,勃然大怒,范增火上加油,于是决心“击破沛公军”,局势骤然紧张,项刘之战一触即发。接着写项伯私见张良,被刘邦拉拢收买后,向项羽说情,双方矛盾有所缓和。继而写鸿门宴上惊心动魄的斗争,把故事推向高潮。文章以项羽和范增在“杀不杀刘邦”这一问题的矛盾为线索,有声有色地写了刘邦谢罪、范增举玦、项庄舞剑、樊哙闯帐等四个紧张场面,使人们在为刘邦捏一把冷汗的同时,看到项羽是如何坐失良机,放虎归山,使自己失去了主动权,而刘邦则逐步由被动转主动的过程。鸿门一宴在作家笔下虽然各种矛盾错综交织,波澜起伏,但故事完整,张弛有度,结构谨严。故事以项羽欲击刘邦始,到刘邦潜回霸上终;以曹无伤向项王告密始,到刘邦“立诛杀曹无伤”终;以范增劝项击刘始,到范增怒骂“竖子不足与谋”终。前后照应,浑然一体。

复杂曲折的情节来自于激烈的矛盾冲突,激烈的矛盾冲突中最能反映出人物的性格特征和精神世界。

以刘邦为例,他本来打算“距关”自立为王,野心勃勃。但他能审时度势,自知不敌项羽,便设法摆脱困境。当他得知项伯所报军情后,便巧言令色拉拢项伯,“约为婚姻”,在对方安插下一个“自己人”,充分反映他的权变和机智。到鸿门后,他又利用项羽骄傲自大,喜人奉承的心理,大灌其迷魂汤,对项羽一口一个“将军”,对自己一声一个“臣”,接着又把项羽要“击破”他的事,归之于误听“小人之言”,既为项羽开脱了“无端责人”之过,又把自己“欲王关中”的野心洗刷得一干二净,果然博得了项羽的欢心,逃出鸿门,避开了一场杀身之祸。从中可以充分看出他那老谋深算、能言善辩和随机应变的性格特征。

项羽呢?个性也很鲜明。他骄傲轻故,寡谋轻信,不善用人,而又心无城府,优柔寡断。听说刘邦“欲王关中”,便怒火中烧,立即下令第二天一早攻打刘邦。但当晚听项伯为刘邦说情后,又立时改变了主意,答应要“善遇”刘邦;等刘邦到鸿门说了一番谎言和恭维话之后,他竟忘乎所以,不仅原谅了刘邦,还把向自己提供情报的曹无伤也端了出来;宴会上范增多次示意他动手,他视若无睹;项庄舞剑,项伯公然“翼蔽”刘邦,他安之若素;樊哙闯帐,他不但不加斥责,反而赐酒赐食;樊哙代刘邦说话,指责他“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也”,他不但不予驳斥,反而让他“坐”;刘邦脱逃后,张良向他献璧,他随手放在座上,丝毫不把放虎归山的严重后果放在心上。在生死攸关的斗争中沽名钓誉、当断不断、跟敌手讲仁义道德,注定了项羽难逃失败的命运。

司马迁

更多>>

作品鉴赏

更多>>

京ICP证040431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总)网出证(京)字第27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60号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8 - 2017中国知网(CN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