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孔子
  • 【朝代】:春秋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路、曾晳、冉有、公西华侍坐(1)。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2)。居则曰(3):‘不吾知也。’如或知尔(4),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5):“千乘之国(6),摄乎大国之间(7),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8);由也为之(9),比及之年(10),可使有勇,且知方也(11)。”

夫子哂之(12)

“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13),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14)。”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15),愿为小相焉(16)。”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17),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18)。”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19)。”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20),冠者五六人(21),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22),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23)。”

三子者出,曾晳后。曾晳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24)?”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知识来源:王景琳,徐匋 主编.先秦散文精华分卷.北京:朝华出版社.1992.第224-228页.

  • 注释
  • 译文
  • 赏析

(1)曾晳:名点,曾参的父亲,孔子的学生。冉有:名求。公西华:复姓公西,名赤。侍坐:陪侍孔子坐着。

(2)以:因。后面的“以”字通“已”,停止的意思。

(3)居:平时。则:辄,总是。

(4)或:有人。

(5)率尔:轻率而急促的样子。尔:语尾助词。

(6)乘:古代四匹马拉的兵车。

(7)摄:夹,处。

(8)加:侵犯。师旅:军队,这里引申为战争。因:继,接。

(9)为:治理。

(10)比及:等到。

(11)方:礼仪。

(12)哂:微笑。

(13)方六七十:方圆六七十里,也即每边长六七十里的意思。如:或者。

(14)俟:等待。

(15)端:玄端,古代的一种礼服。章甫:古代的一种礼帽。

(16)相:傧相。

(17)希:通“稀”,指瑟声稀疏。铿:象声词,模仿瑟声。作:站起来。

(18)撰:述。

(19)伤:妨碍。

(20)莫:通“暮”。成:定。“春服既成”是说已经穿上了春天的衣服。

(21)冠者:成年人。

(22)沂:水名,在今山东曲阜市南,风:迎风乘凉。舞雩:古代鲁国祭天求雨的地方,当在今山东曲阜市南。

(23)与:赞同。

(24) 唯:句首语气词。

路、曾晳、冉有、公西华四人陪侍孔子坐着。

孔子说道:“因为我比你们年长一点,不要因此就不敢说话了。你们平日里总是说:‘没有人了解我呀!’如果有人了解你们,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子路不加思索地回答说:“拥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局促地夹在几个大国的中间,外面有军队侵犯它,国内又继之发生灾荒。我去治理,等到三年光景,可以使它的老百姓人人勇敢善战,而且懂得礼仪。”

孔子微微一笑。又问:“冉求!你怎么样?”

冉求回答说:“国土方圆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地的小国家,我去治理,等到三年光景,可以使老百姓人人富足。至于修明礼乐之类的事情,那只有等待贤人君子了。”

又问:“公西赤!你怎么样?”

公西赤回答说:“不敢说我能作什么,我希望得到学习的机会。在国君祭祀或诸侯会盟的时候,我愿意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一个小司仪。”

孔子又问:“曾点!你怎么样?”

曾点正在弹瑟,听到孔子问他,便铿地一声放下瑟,站了起来,回答说:“我的志向和他们三位所说的不同。”

孔子说:“那有什么妨碍呢?也不过是各自说说自己的志向罢了!”

曾点说:“暮春三月,人们已经穿上了春天的衣服,我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小孩子,在沂水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然后一路唱着歌回家去。”

孔子长叹一声说:“我赞同曾点的主张啊!”

子路、冉有、公西华三人都出来了,曾晳落在后面。曾晳问孔子说:“刚才我三位同学的话怎么样?”

孔子说:“也不过各自说说自己的志向罢了。”曾晳问:“您为什么笑仲由呢?”

孔子说:“治国要讲理让,可他说话一点也不谦虚,所以笑他。”

曾晳说:“难道冉求所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吗?”孔子说:“怎么见得方圆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大的土地就不算是一个国家呢?”

曾晳又说:“那么公西赤所说的不是治理国家吗?”孔子说:“宗庙祭祀和诸侯盟会这些不是诸侯国的大事又是什么呢?如果说公西赤只能做一个小司仪,那谁又能做大司仪呢?”

本篇选自《论语·先进》,是全书中最富文学色彩的篇章之一,它集中描写了孔子与四位学生所进行的一次生动有趣的有关志向抱负问题的讨论。在讨论过程中,孔子对学生始终采用启发引导式教育,解除其顾虑,使其畅所欲言,他的态度亲切、平易,不矜不躁。他不仅善意地批评了子路的不够谦让,同时还毫不掩饰地赞同曾晳的淡泊之志,这实际上等于孔子本人也加入了这场讨论,也由此活现出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大教育家诲人不倦、循循善诱,和蔼可亲的形象。

本文的成功之处,首先在于它结构完整,详细得当。全文以学生侍坐、老师发问写起,按照发言先后,记叙谈话内容和结束后的评论。其中还写出了发言人的情态、性格和渲染出谈话时的气氛,从而对此次谈话作了完整的描写。此外,整个记叙还有详有略,它把记叙重点放在曾晳身上,并且详细记叙了孔子的评论,而对冉有和公西华则予以略写。其次,全文只有三百多字,但记言记行抓住特征,用尽可能少的文字,选取典型动作和个性化语言,表达人物的神态和性格。文中还大量运用语气词,通过不同的语气词表达不同的口吻和神情,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孔子

更多>>

作品鉴赏

更多>>

京ICP证040431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总)网出证(京)字第27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60号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8 - 2017中国知网(CN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