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关汉卿
  • 【朝代】:元


窦娥冤



(外扮监斩官上,云)下官监斩官是也。今日处决犯人,着做公的把住巷口,休放往来人闲走。(净扮公人,鼓三通、锣三下科。刽子磨旗、提刀,押正旦带枷上。刽子云)行动些,行动些,监斩官去法场上多时了。(正旦唱)

〔正宫〕〔端正好〕没来由犯王法,不提防遭刑宪,叫声屈动地惊天。顷刻间游魂先赴森罗殿,怎不将天地也生埋怨。

〔滚绣球〕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着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跖、颜渊?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天地也! 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原来也这般顺水推船! 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 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哎,只落得两泪涟涟。

(刽子云)快行动些,误了时辰也。(正旦唱)

〔倘秀才〕则被这枷纽的我左侧右偏,人拥的我前合后偃。我窦娥向哥哥行有句言。(刽子云)你有甚么话说?(正旦唱)前街里去心怀恨,后街里去死无冤,休推辞路远。

(刽子云)你如今到法场上面,有什么亲眷要见的,可教他过来,见你一面也好。(正旦唱)

〔叨叨令〕可怜我孤身只影无亲眷,则落的吞声忍气空嗟怨。(刽子云)难道你爷娘家也没的? (正旦云) 只有个爹爹,十三年前上朝取应去了,至今杳无音信。(唱)早已是十年多不睹爹爹面。(刽子云)你适才要我往后街里去,是甚么主意? (正旦唱)怕则怕前街里被我婆婆见。(刽子云)你的性命也顾不得,怕他见怎的? (正旦云)俺婆婆若见我披枷带锁赴法场餐刀去呵,(唱)枉将他气杀也么哥,枉将他气杀也么哥。告哥哥,临危好与人行方便。

(卜儿哭上科,云)天哪,兀的不是我媳妇儿! (刽子云)婆子靠后。(正旦云)即是俺婆婆来了,叫他来,待我嘱咐他儿句话咱。(刽子云)那婆子近前来,你媳妇要嘱咐你话哩。(卜儿云)孩儿,痛杀我也! (正旦云)婆婆,那张驴儿把毒药放在羊肚儿汤里,实指望药死了你,要霸占我为妻。不想婆婆让与他老子吃,倒把他老子药死了。我怕连累婆婆,屈招了药死公公,今日赴法场典刑。婆婆,此后遇着冬时年节,月一十五,有瀽不了的浆水饭,瀽半碗儿与我吃,烧不了的纸钱,与窦娥烧一陌儿,则是看你死的孩儿面上。(唱)

〔快活三〕念窦娥葫芦提当罪愆,念窦娥身首不完全,念窦娥从前已往干家缘,婆婆也,你只看窦娥少爷无娘面。

〔鲍老儿〕念窦娥伏侍婆婆这几年,遇时节将碗凉浆奠;你去那受刑法尸骸上烈些纸钱,只当把你亡化的孩儿荐。(卜儿哭科,云) 孩儿放心,这个老身都记得。天哪,兀的不痛杀我也! (正旦唱)婆婆也,再也不要啼啼哭哭,烦烦恼恼,怨气冲天。这都是我做窦娥的没时没运,不明不暗,负屈衔冤。

(刽子做喝科,云)兀那婆子靠后,时辰到了也。(正旦跪科)(刽子开枷科) (正旦云)窦娥告监斩大人,有一事肯依窦娥,便死而无怨。(监斩官云)你有什么事,你说。(正旦云) 要一领净席,等我窦娥站立,又要丈二白练,挂在旗枪上,若是我窦娥委实冤枉,刀过处头落,一腔热血休半点儿沾在地下,都飞在白练上者。(监斩官云)这个就依你,打甚么不紧。(刽子做取席站科,又取白练挂旗上科)(正旦唱)

〔耍孩儿〕不是我窦娥罚下这等无头愿,委实的冤情不浅; 若没些儿灵圣与世人传,也不见得湛湛青天。我不要半星热血红尘洒,都只在八尺旗枪素练悬。等他四下里皆瞧见,这就是咱苌弘化碧,望帝啼鹃。

(刽子云)你还有甚的说话,此时不对监斩大人说,几时说哪? (正旦再跪科,云)大人,如今是三伏天道,若窦娥委实冤枉,身死之后,天降三尺瑞雪,遮掩了窦娥尸首。(监斩官云)这等三伏天道,你便有冲天的怨气,也召不得一片雪来,可不胡说!(正旦唱)

〔二煞〕你道是暑气暄,不是那下雪天,岂不闻飞霜六月因邹衍?若果有一腔怨气喷如火,定要感的六出冰花滚似绵,免着我尸骸现; 要什么素车白马,断送出古陌荒阡?

(正旦再跪科,云)大人,我窦娥死的委实冤枉,从今以后,着这楚州亢旱三年。(监斩官云)打嘴! 那有这等说话! (正旦唱)

〔一煞〕你道是天公不可期,人心不可怜,不知皇天也肯从人愿。做甚么三年不见甘霖降,也只为东海曾经孝妇冤。如今轮到你山阳县,这都是官吏每无心正法,使百姓有口难言。

(刽子做磨旗科,云)怎么这一会儿天色阴了也?(内做风科,刽子云)好冷风也! (正旦唱)

〔煞尾〕浮云为我阴,悲风为我旋,三桩儿誓愿明提遍。(做哭科,云)婆婆也,直等待雪飞六月,亢旱三年呵,(唱)那其间才把你个屈死的冤魂这窦娥显。

(刽子做开刀,正旦倒科)(监斩官惊云)呀,真个下雪了,有这等异事! (刽子云)我也道平日杀人,满地都是鲜血,这个窦娥的血都飞在那丈二白练上,并无半点落地,委实奇怪。(监斩官云)这死罪必有冤枉。早两桩儿应验了,不知亢旱三年的说话准也不准,且看后来如何。左右,也不必等待雪晴,便与我抬他尸首,还了那蔡婆婆去罢。(众应科,抬尸下)

知识来源:郁贤皓 主编.中学古诗文鉴赏辞典.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88.第496-502页.

  • 鉴赏

《窦娥冤》是我国古典悲剧中的典范性作品,也是中国戏曲史上第一个黄金时代——元杂剧繁盛期的杰作之一。王国维曾称赞它“即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毫无愧色也”(《宋元戏曲考》)。作品从窦娥幼年即遭困苦写起,通过一个最普通的青年妇女的不幸遭遇和冤案,深刻地揭露和控诉了当时社会的腐朽和黑暗,真实而生动地揭示出一个善良女子在残酷的社会现实面前,除了引颈受戮,简直别无出路。“衙门自古向南开,就中无个不冤哉!”作品通过一系列生动细致的描写,愤怒鞭笞了封建统治者无心正法、草菅人命的罪恶,同时热情歌颂了被压迫、被迫害的妇女强烈的斗争精神和不屈的反抗性格。

《窦娥冤》思想艺术上最突出的成就是成功地塑造了窦娥形象。关汉卿在创作中表现出高度的组织戏剧结构、布置排场和驾驭戏曲语言的能力。全剧剪裁得当,详略自如。作者将窦娥幼年被父亲送到蔡婆家作童养媳抵债的情节写得极为简略,放在楔子中一带而过; 对于法场上窦娥反抗精神的进发,作者却反复渲染,写得酣畅淋漓。第一折我们从人物对话中知道,窦娥三岁丧母,七岁离父,如今十三年过去,她已二十岁了。而且她由童养媳而结婚,不久又失去了丈夫,寡居窦娥与婆婆相依为命。第一折写蔡婆讨债,赛卢医欲赖债害命,被张驴儿父子偶然撞破,后张驴儿父子跟蔡婆回家,要挟蔡婆和窦娥,强欲成婚,窦娥至死不从。第二折,剧情突转,张驴儿企图害死蔡婆,以霸占窦娥,不料经张驴儿下了毒药的羊肚儿汤误为其父所食,张父竟被毒死。张驴儿恶人先告状,诬称是窦娥投毒杀人,楚州太守桃杌昏庸不察,将窦娥严刑拷打,问成死罪,下入死囚牢中。

这里选的是《窦娥冤》第三折,是这部感天动地大悲剧的高潮。作者重彩浓墨,倾注了全部激情来塑造冤深似海的窦娥形象。一开场,作者就竭力渲染,造成了一种紧张而又凄惨的气氛:监斩官的大声吆喝;列队森严的公人; 三通鼓,三遍锣; 刽子手的磨旗提刀。在一片阴森杀气中,正旦扮窦娥披枷带锁上场。她冤愤冲天,怒火喷涌,对黑暗的社会现实发出血泪控诉!她唱了〔正宫·端正好〕和〔滚绣球〕,这是两只历来为人们所称道的名曲。“没来由”、“不提防”,都是无端受屈、无辜被罪之义。关汉卿有意让窦娥这样一个没有宿怨、没有世仇、甚至没有具体对头的弱女子,来面对这无边的黑暗,这是整体性的社会黑暗,从而倾吐出带有整体性的、社会性的郁闷和愤怒。“叫声屈动地惊天”一句,撕肝裂胆,催人泪下。这声震四座、令人战栗的唱词,恰恰又是点题之笔。《窦娥冤》杂剧的“题目正名”是: “秉鉴持衡廉访法,感天动地窦娥冤”。蒙无尽屈辱,怀一腔怨愤,窦娥对官府绝望了。她进而开始怀疑天地鬼神,你看她呼天抢地,指神斥鬼,倾吐出愤怒的诅咒。关汉卿就是这样一层层揭示了窦娥反抗性格的发展过程。有的研究者认为〔滚绣球〕一曲,是受了屈原《天问》和蔡琰《胡笳十八拍》第八拍的影响。其实,这只是从形式上看,若从思想内涵来分析推究,其间是有着明显不同的。屈原、蔡文姬都主要是从个人感情出发,表现为一己的迷茫、惆怅和太息,其中虽亦跃动着爱国主义激情,然都没能象关汉卿这样直接面对惨淡的人生现实。关汉卿借角色之口,抒发的是更为广阔、更为深切的带有社会意识的愤懑和反抗,或言代市井细民写心泄愤,具有更普遍、更深刻的意义。王季思先生主编的《中国十大古典悲剧集》,在《窦娥冤》第三折两只名曲眉端批道: “本折为全剧高潮,悲愤激越,千古绝唱。”“日月喻君临天下的皇帝,鬼神喻掌握百姓生杀大权的官吏,窦娥呼天抢地的呼号,对等级社会提出了最有力的控诉。”

接下去,我们看到窦娥对天地鬼神从埋怨、愤怒到叱骂否定。为了证实自己的冤屈,她甚至对天地鬼神进行命令和驱使,这就是浪漫主义的“三桩无头誓愿”。第一桩誓愿是: “我不要半星热血红尘洒,都只在八尺旗枪素练悬。”(〔耍孩儿〕)第二桩誓愿是: “若果有一腔怨气喷如火,定要感的六出冰花滚似绵!“(〔二煞〕)第三桩誓愿是:“做甚么三年不见甘霖降,也只为东海曾经孝妇冤。如今轮到你山阳县。”(〔一煞〕)

窦娥相信天能从人愿,精诚能胜天。果然,行刑开始,“浮云为我阴,悲风为我旋”,奇迹出现了: 血染白练,六月飞雪。这充分显示了剧作家戏路宽广、笔墨奇崛,也饱含着作家对主人公深切的同情。在这样的戏剧场面中,观众如何能不为之动容!

《窦娥冤》的曲词、宾白都写得十分出色。尤其是第三折,洋溢着强烈的政治抒情诗色彩,感情如火,气势如潮。遣词用语老辣从容,浑然天成; 音调节奏如泣如诉,顿挫抑扬,艺术感染力是相当强烈的。明人孟称舜说: “汉卿曲如繁弦促调,风雨骤集,读之觉音韵泠泠,不离耳上,所以称为大家。……《窦娥冤》剧词调快爽,神情悲悼,尤关之铮铮者也。”(《古今名剧合选》)剧中有些曲词又写得通俗自然,本色当行,极饶生活气息。如第三折中窦娥与刽子手对话时所唱的〔叨叨令〕,与婆婆诀别时所唱的〔快活三〕、〔鲍老儿〕,平白如话,却催人泪下,正如王国维所说的那样: “直是宾白,令人忘其为曲”(《宋元戏曲考)。所有这些,都是为了集中塑造好窦娥这一典型的悲剧形象,而窦娥形象的成功,正是《窦娥冤》艺术上的最重要的成就。

关汉卿

更多>>

作品鉴赏

更多>>

京ICP证040431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总)网出证(京)字第27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60号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8 - 2017中国知网(CN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