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庄子
  • 【朝代】:战国


逍遥游



北冥有鱼(1),其名为鲲(2)。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3),其翼若垂天之云(4)。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5)。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6),志怪者也(7)。《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8),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9),去以六月息者也(10)。”野马也(11),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12)。天之苍苍,其正色邪(13)?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14),则其负大舟也无力(5)。覆杯水于坳堂之上(16),则芥为之舟(17),置杯焉则胶(18),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19),而后乃今培风(20),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21),而后乃今将图南(22)。蜩与学鸩笑之曰(23):“我决起而飞(24),抢榆枋而止(25),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26),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27)?”适莽苍者(28),三餐而反(29),腹犹果然(30);适百里者,宿舂粮(31);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32)!

小知不及大知(33),小年不及大年(34)。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35),蟪蛄不知春秋(36),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37),以五百岁为春(38),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39),众人匹之(40),不亦悲乎!汤之问棘也是已(41)。穷发之北,有冥海者(42),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43),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太山(44),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45),绝云气(46),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47)。斥笑之曰(48):“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49),翱翔蓬蒿之间(50),此亦飞之至也(51)。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52)

故夫知效一官(53),行比一乡(54), 德合一君(55), 而徽一国者(56), 其自视也,亦若此矣。 而宋荣子犹然笑之(57)。 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58),举世非之而不加沮(59),定乎内外之分(60),辩乎荣辱之境((61),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62)。虽然,犹有未树也(63)。夫列子御风而行(64),泠然善也(65),旬有五日而后反(66)。彼于致福者(67),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68)。若夫乘天地之正(69),而御六气之辩(70),以游无穷者(71),彼且恶乎待哉(72)!故曰:至人无己(73),神人无功(74),圣人无名(75)

知识来源:王景琳,徐匋 主编.先秦散文精华分卷.北京:朝华出版社.1992.第454-467页.

  • 注释
  • 今译
  • 总案

(1)北冥:北方大且深的海。冥,同溟,一作溟,海,海水深而黑称为冥海。下文“南冥”之冥同。

(2)鲲:鱼卵,这里借为大鱼名。

(3)怒:振奋的样子。

(4)垂天之云:垂在天空中的云,垂,作动词;一说天边之云,垂,通陲,边际。

(5)海运:海动,指海的翻腾。海动必伴以大风,故鹏可乘风南徙。

(6)齐谐:书名,指出自齐国、记载诡异诡怪之事的书;一说人名。

(7)志:记。

(8)水击:犹言击水;击,拍击。

(9)抟(tuán):拍,附;扶摇,一名飚,旋风。

(10)息:风;一说休息、止息。

(11)野马:形容春日野外沼泽中阳光下游气蒸腾,远望就象野马奔驰一样。

(12)生物:指野马、尘埃等一切被风吹动的生物。

(13)正色:本色。

(14)厚:深厚,多。

(15)负:载。

(16)覆:倾倒;坳堂,堂上低洼之处。

(17)芥:小草。

(18)置:放;胶,粘住。

(19)斯:指鹏。

(20)培:凭,乘;风背,是一种形象的比拟说法,形容大鹏乘风而行,犹如骑于风背之上。

(21)夭阏(è):阻拦;夭,折,这里指遮拦;阏,阻塞。

(22)图南:打算向南飞。

(23)蜩(tiáo):蝉;学鸠,学飞之鸠,即小鸠。

(24)决:迅急尽力的样子。

(25)抢:碰撞,冲撞;一说集,指鸟落在树上;榆,榆树;枋,檀树。

(26)时:有时;则,或许;挖,投落。

(27)奚以……为:相当于“为什么要……呢?”之,往。

(28)莽苍:郊野苍苍茫茫的景色,这里代指郊野。

(29)三餐:指一日;反,同返。

(30)果然:饱的样子。

(31)宿:一夜;舂(chōng),以杵在臼中捣米,去其皮壳。

(32)之:此;二虫,指蜩与学鸠。

(33)小知:才智小的人;不及,比不上;知,通智;大知,才智大的。

(34)小年:寿命短的人;年,寿命。大年,寿命长的人。

(35)朝菌:一种朝生暮死的菌类;晦,黑夜;朔,平明。

(36)蟪蛄:寒蝉。

(37)冥灵:一种树,据说此树以叶生为春,叶落为秋,以二千岁为一年;一说是海中灵龟。

(38)岁:年。

(39)彭祖:名铿,封于彭城,传说中的长寿人物,据说其历虞夏至商,寿七百岁;乃今,而今;以久特闻,以长寿而特别著称于世。

(40)匹之:与他相比;匹,比。

(41)汤:商汤,商朝第一代君王;棘,即夏革,商汤之臣;汤之问棘事见《列子·汤问篇》;是已,是也。

(42)穷发:不毛之地,旨极荒凉遥远的地方;发,草木。

(43)修:长。

(44)太山:即泰山。

(45)羊角:旋风,形容旋风旋转时形如羊角。

(46)绝:凌越。

(47)且:将,将要。

(48)斥:生活在小湖泽中的一种小鸟;斥,小泽;,小雀;之,指大鹏。

(49)仞:周人以七尺为一仞;一说八尺。

(50)翱翔:鸟回旋飞翔,这里指小鸟嬉闹;蓬、蒿,两种小草。

(51)飞之至:飞翔的最高限度;至,极,最。

(52) 辩,同辨,区别。

(53)知:通智;效,指胜任。

(54)行:品行;比,合。

(55)德:德性。

(56)而:古声与“能”通,才能;徵,取信。

(57)宋荣子:即先秦思想家宋钘( jiān),齐国稷下学者,生活于齐威王、齐宣王时代,其学说渊源于道家,而又多吸收墨家思想,是宋尹学派的代表人物。一说宋,宋国;荣,姓;子,对男子的尊称。犹然,舒徐、从容不迫的样子。

(58)举世:全世;誉,称颂,赞誉;劝,勉,努力。

(59)非:责难,非议;沮,灰心,沮丧。

(60)定:确定;内,指自己;外,指外在的客观世界;分,分际。

(61)辩:通辨,区分,辨别;境,界限。

(62)彼:指宋荣子;数数(shuò),常,频。

(63)树:立,指立德。

(64)列子:姓列,名御寇,郑人。相传列子能够御风而行。御风,犹言乘风。

(65)泠(líng)然:轻妙的样子;善,好。

(66)旬有五日:一旬又五日.即十五天;反,通返。

(67)彼:指列子;致,求得;福,备,指无所不顺。

(68)有所待:指有所依靠、凭借。

(69)乘:驾双,顺着;天地之正,指万物之性,自然之道;正,指宇宙间的自然规律。

(70)御:因循;六气,指天地间所具有的阴、阳、风、雨、晦、明等自然现象。辩,通变,变化。

(71)无穷:指时间的无终无始,空间的无边无际。

(72)恶(wù):何,恶乎待,何所待。

(73)无己:忘却自己的形骸。

(74)无功:忘却社会上所有的功业。

(75)无名:忘却人世间的各种名位。

北海有一条鱼,它的名字叫做“鲲”。锟鱼的巨大,不知道有几千里。它变化为鸟,名字叫做“鹏”。鹏鸟的背,不知道有几千里。鹏奋力飞起,翅膀犹如垂在天空中的云。这只鹏鸟,将乘着海动时掀起的大风飞往南海。所谓“南海”,即是天然的大池。《齐谐》,是记载怪异之事的书。《齐谐》这本书上说: “鹏鸟飞往南海的时候,翅膀拍击水面达三千里,乘着旋风直上九万里高空,凭藉着六月的大风飞去的。”野泽中的游气,天空中的游尘,都是依靠生物的气息吹拂而游动的。天空中莽莽苍苍,这是天真正的颜色吗?天的高远究竟有没有尽头?大鹏在九万里高空往下看的时候,也就是这个样子而已。水如果积蓄的不够深,那么它负载大船也就没有力量。倒一杯水在屋里的凹地上,那么放一根小草就可以当成船,放一个杯子,就要粘胶在地上,这是因为水浅而船大的缘故。如果风的积蓄不厚,那么它负载巨大的翅膀也就没有力量。鹏所以能高飞九万里,是因为风就在它的下面,然后它才能乘在风的背上,背靠着青天而没有任何阻拦,然后才能飞往南海。蝉与斑鸠讥笑大鹏说:“我用力迅急而飞,常常碰撞在榆树、檀树上,有时或许飞不到那么高就投落在地面上罢了。何必要高飞九万里而往南海去呢?”到近郊去的人,只准备三餐的食物,当日就能返回,肚子还是饱饱的;到百里路远的人,前一夜就要舂捣粮食作准备,到千里路远的人,就要积蓄三个月的粮食。这两只小虫子又知道些什么呢!才智小的比不上才智大的,寿命短的比不上寿命长的,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朝生暮死的菌类不知道有昼夜的区别,春生夏死、夏生秋死的寒蝉,不知道有春秋的变化,这就是所谓“小年”。楚国的南面有一棵名叫“冥灵”的树,以五百年为一个春季,五百年为一个秋季;上古时有一棵名叫大椿的树,以八千年为一个春季,八千年为一个秋季,这就是所谓“大年”。而活了七百岁的彭祖,到现在还竟以长寿传闻于人世间,众人都想与他相比,这岂不是太可悲了么!汤问棘也有这样的话。不毛之地的北方有一个广漠无涯的大海,那就是天然的大池。那里有一条鱼,它的身宽有几千里,没有人知道它有多长,它的名字叫做鲲。有一只鸟,它的名字叫做鹏,鹏鸟的背像泰山,翅膀犹如垂在天空中的云,乘着旋风直上九万里高空,凌越云层,背负青天,然后考虑向南飞翔,将要到达南海。生活在小湖泽中的斥嘲笑大鹏说:“它想飞到那儿去呢?我腾跃而上,不过几丈高就落下来了,在蓬蒿丛中飞来飞去,这也是飞翔的最高限度了,而它究竟要飞往那里去呢?”这就是小和大的分别了。那些才智能胜任一官之职的,品行能顺合一乡民情的,德性能投合一国君王心意的,才能能取信于一国之人的人,他们自己看待自己,也就好像小湖泽中的斥一样。而宋荣子对这种人是嗤笑的。像宋荣子这样的人,全世界的人都称颂他,他也不会因此而更加努力,全世界的人都非议他,他也不会因此而更加沮丧,宋荣子能认清自我与外物的分际,辨别光荣和耻辱的界限,他的修养也不过如此罢了。但像宋荣子这样的人在社会上也是不多见的。虽然如此,他还有未曾到达的境界。列子能够乘风而行,轻巧达到了极致,过了十五日而后返回,他在那些追求御风而无往不顺的人当中,也并不多见。列子虽然能够免于步行,但他还是要凭借风的力量。如果能顺着天地自然的本性,因循自然的变化,以游于无穷的境域,这样的人还需要依赖什么呢!所以说,至人能够忘却自己的形骸,神人能够忘却社会上所有的功业,圣人能够忘却人世间的各种名位。

以上说明无论是巨大的鲲鹏,还是渺小的斥,它们虽然都能“游”,却要“有待”而行,算不得真正的自由。只有无己、无功、无名的至人、神人、圣人,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变,“无待”而行,游于无穷之域,这才是真正的“逍遥游” ——绝对自由。这种脱去人世间一切物质束缚的绝对自由的精神境界,是庄子人生理想中的最高境界。庄子认为,只有进入这样绝不同俗的精神境界,才能把人从对功名利禄的追求、对生老病死的忧惧、对某种人格神的崇拜的压抑、痛苦中解脱出来,获得不同凡响的独特个性。这是庄子对现实社会强烈不满的产物,反映了在动荡混乱的社会中受压抑的中下层知识分子的追求与渴望,同时,也是庄子绝对自由论最基本的积极意义所在。然而,这种回避现实、以内心的幻想否定外在世界的理论,最终不过是一种精神上的自我安慰与调解而已。

本节在艺术上颇能代表庄子浪漫奔放的文学风格。文章以描写神奇莫测的巨鲲大鹏开篇,先声夺人,首先展现出一个雄奇宏伟的场面,写得惊心动魄;接下来“野马也”一段则象极其轻松、舒缓的抒情曲,富有宁静、飘逸之美,与天翻地覆的“鲲鹏展翅”两相映衬,显示了庄子文章的想落天外、汪洋恣肆与参差跌宕。这一节的另一特点,集中体现于庄子奇幻莫测的精比巧喻上。无论写鲲鹏、野马尘埃,还是写积水负舟、蜩与学鸠、朝菌、蟪蛄等等,往往都以比喻比,比中有比,环环相扣,层层相生,层出不穷,使干奇百怪的形象、事物,都争赴笔端,写出了上天入地、无所不至、恣肆奇横的气魄和景象。

庄子

更多>>

作品鉴赏

更多>>

京ICP证040431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总)网出证(京)字第27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60号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8 - 2017中国知网(CN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