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李商隐
  • 【朝代】:唐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知识来源:乔力 主编.唐诗精华分卷.北京:朝华出版社.1991.第1115-1118页.

  • 注释
  • 译文
  • 集评

①锦瑟:绘文如锦的华瑟。传说古瑟本为五十弦。无端: 平白无故地。柱: 瑟上系弦的木柱,可上下移动以定声音高低。思(读去声) 华年: 追忆盛年往事。

②庄生: 即庄周。《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喋也;自喻适志欤?俄而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欤?蝴蝶之梦为庄周欤?”迷,兼有迷惘、迷失之义。望帝:传说中的古蜀王,失国身死,魂化杜鹃。春心,本指对爱情的向往,常用指对理想的追求。此处兼用 《楚辞·招魂》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亦含伤春之意。

③月明珠有泪:古代认为海中蚌珠的圆缺和月的盈亏相应,故将“月明”与“珠” 联系; 又有海底鲛人泪能变珠的传说,故说“珠有泪”。又《新唐书·狄仁杰传》: “黜陟使阎立本召讯,异其才,谢曰:‘仲尼称观过知仁,君可谓沧海遗珠矣。 ’”“沧海”句正含“沧海遗珠”之意。蓝田: 山名,著名的产玉地。司空图《与极浦书》:“戴容州(叔伦)云: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

④可待: 何待、 岂待惘然: 怅然若失。

锦瑟啊你没来由地为什么竟有五十根弦,那弦弦柱柱所奏出的悲音使我不由自主地思忆起逝去的盛岁华年。象庄生梦化蝴蝶,变幻迷离,晓梦醒来,转眼成空; 象望帝身死魂化,满腔的春心春恨,都托于泣血悲啼的杜鹃。象青苍的大海之中,明月映照着寂寞流泪的遗珠,象蓝田玉山之上,升起丝丝缕缕可望不可即的轻烟。这种种情境何须今天再去追忆,即便在它们产生的当时就让人不胜惘然!

宋·黄朝英:义山《锦瑟》诗……,山谷道人读此诗,殊不晓其意,后以问东坡,东坡云:“此出《古今乐志》,云锦瑟之为器也,其弦五十,其柱如之,其声也适、怨、清、和。 ”案李诗,“庄生晓梦迷蝴蝶”,适也; “望帝春心托杜鹃”,怨也; “沧海月明珠有泪”,清也; “蓝田日暖玉生烟”,和也。一篇之中,曲尽其意。史称其瑰迈奇古,信然。信然。刘贡父诗话以为锦瑟乃当时贵人 (按: 指令狐楚) 爱妾之名,义山因以寓意,非也。( 《缃素杂记》,《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二十二引)

金·元好问: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瑟怨华年。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论诗》)

清·朱鹤龄:按义山《房中曲》:“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此诗寓意略同,是以锦瑟起兴,非专赋锦瑟也。(《李义山诗集笺注》)

清·朱彝尊:此悼亡诗也,意亡者喜弹此,故睹物思人,因而托物起兴也。瑟本二十五弦,弦断而为五十弦矣,故曰“无端” 也,取断弦之意也。“一弦一柱”而接“思华年”,二十五而殁也。蝴蝶、杜鹃,言已化去也。珠有泪,哭之也;玉生烟,已葬也,犹言埋香瘗玉也。此情岂待今日追忆乎?是当时生存之日,已常忆其至此而预为之惘然,必其婉弱多病,故云然也。(《李义山诗集辑评》引)

清·何焯:亡友程湘衡谓此义山自题其诗以开集首者。次联言作诗之旨趣,中联又自明其匠巧也。(《义门读书记》)

又《李义山诗集辑评》录朱笔笺评云:此篇乃自伤之词,骚人所谓美人迟暮也。庄生句言付之梦寐,望帝句言待之来世。沧海、蓝田,言埋而不得自见;月明、日暖,则清时而独为不遇之人,尤可悲也。义山集三卷,犹是宋本相传旧次,始之以《锦瑟》,终之以《井泥》,合二诗观之,则吾谓自伤者更无可疑矣。感年华之易迈,借锦瑟以发端。“思华年”三字,一篇之骨。三四赋“思”也。五六赋 “华年”也。末仍结归“思”字 。庄生句,言其思历乱;望帝句,诉其情哀苦;珠泪、玉烟,以自喻其文采。

今·钱钟书:自题其诗,开宗明义,略同编集之自序。……首二句言华年已逝,篇什犹留,毕世心力,平生欢戚,清和适怨,开卷历历。庄生……一联言作诗之法也。心之所思,情之所感,寓言假物,譬喻拟象,如飞蝶征庄生之逸兴,啼鹃见望帝之沉哀,均义归比兴,无取直白。举事宣心,故曰“托”,旨隐词婉,故易“迷”。……沧海……一联言诗成之风格或境界,……以见虽化珠圆,仍含泪热,已成珍玩,尚带酸辛,具宝质而不失人气。暖玉生烟,此物此志,言不同常玉之坚冷。盖喻己诗虽琢炼精莹,而真情流露,生气蓬勃,异于雕绘夺情、工巧伤气之作。……珠泪玉烟亦正以形象体示抽象之诗品也。(《冯注玉溪生诗集诠评》)

李商隐

更多>>

作品鉴赏

更多>>

《锦瑟》知网书

京ICP证040431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总)网出证(京)字第27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60号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8 - 2017中国知网(CNKI)